珏玉成双

(>^ω^<)

        闷热,薄汗微湿衣衫。这大概是我所有午睡的惯用结局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十六岁的我蓦然醒来,身边的母亲不见了。我躺在床上细细听着,没有弟弟的打闹声,亦没有母亲的嗓音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她不要我了!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这是我脑袋里唯一正想着的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这种想法太强烈。今年春假过后,坐在车里与母亲告别时没有这种感觉。上次小长假父母亲和弟弟来看我,遂又返回北京时也没有这种感觉。我像是幼时的我,一觉醒来找不到外婆。我下床去寻,被告知他们去摘沙果。我一颗心平定了,我又像是十六岁的我了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然而十六岁的我,明天要去高中报道,后天要与母亲告别。接下来是高中三年的时光,我憧憬着的,我仍未知的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一条我走了十六年的路。路那头的小小的身影,光着脚丫,夏风吹干了身上的薄汗。路这头,是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其实都是我吧?却又不一样。虫蛹变成飞蛾,要一层茧。我,与路那头的我,还有前面的我,又隔了几层茧?

    


评论

热度(1)